大幽小溝背

文章出處:濟源旅游網發表時間:2018-7-23 17:02:33

“小溝背,大風景”,這是位于濟源西部深山小溝背風景區的宣傳語。我曾多次流連于這條小小的山溝,深知此話所言不虛。其風景之妙,妙在大幽,勝在其韻。

一條逼仄的山溝,兩邊群峰聳立,有平頂峰,圓頂峰,尖頂峰,或巍峨,或雄渾,或靈秀,形態各異,不一而同。自山頂而下,凡平緩處都有樹木,有的蔚然成林,可聽陣陣松濤;有的三五成簇,隨風浮動搖曳,可觀風情萬種;有的孑然不群,翹翹傲然凌峰,可賞一枝獨秀。樹木疏落處,碧草灌木雜然期間,芳意盎然叢叢。因了這山溝的狹、滿眼的綠,幾近谷底處,即便偶有巖壁露出,也無不濕濕的,潤潤的,似有絲絲涼氣滲出。

溝底是淙淙溪流。緊貼溪流,有羊腸小道延展,有原木棧道蜿蜒。水流轉彎處,或棧道凌空,或踏石羅列,或梁木橫駕,或吊橋斜拉。行走其上,有時可雙目環顧,昂首闊步,有時則顫顫悠悠,需摒神靜氣、攝手踮腳才行。頭頂的藍天時隱時現,寬闊處有白云浮動,到狹窄處就僅剩一縷亮光了。

這溪水,因河床、石岸而變幻不停,儀態萬方。有時,在巨石上緩緩流淌,將那石頭濯洗的一塵不染;有時,在石灘上漫延,水底有絲絲綠藻伸展;有時,又悄然隱入巨石中間了,需屏住呼吸才聽得見汩汩水聲。過一會兒,又匯聚成潭了,或深或淺,都可直視水底,蝌蚪、小魚、蝦蟹游弋其中,仿若懸空。再一會兒,那水又順著那高高低低的崖壁跌落下來,化身為瀑布了。這瀑布小巧的很,宛若鄰家懷中乖乖的女孩,讓人的心都要融化了。那邊,有人已經按耐不住,跳入水中了,嬉笑聲、尖叫聲傳出老遠。

最神奇的,是這里的石頭。溝谷兩側的砂巖,多為紅色、咖啡色。河床則以深紫、重藍為主調,或紫里泛青,或青里透紫,還有條條白線印染其中,無不隨意延伸著、交錯著。至于河灘上、溪流里散落的,就更加的奇特而絕妙了:有的紫紅,有的淺紅,有的泛黃,有的發綠,有的透藍……還有的五色相間,各色兼備。論個頭,小的似拳頭、鵝卵,大的如桌、如房。那小的,因了常年的沖刷滾動,也因了溪水的不斷滋養,個個圓溜光滑,溫潤如玉。那大的,或獨處一隅,如鶴立雞群;或三五相聚,蔚蔚然成石陣;或矗立在河床上,如中流砥柱。最耀眼的,是橫亙河床的巨巖,通體如晚霞里的火燒云,有如玉的白鑲嵌其中,紅得濃烈,白得耀眼。

這奇石與碧水相互映襯,石因水而潤澤,水因石而靈動。山谷因了這石,這水,愈發的幽深、清涼,已經被形象地稱為彩石谷、銀河峽了。

這石,不是一般的石。很久很久以前,我們的先祖在祥和的環境中,過著日出漁獵、日入群息的生活。忽然一天,天崩地裂,洪水施虐,人們流離失所。于是,女媧娘娘挺身而出,在銀河畔煉出五色彩石,補修了蒼天。這神奇的石頭,就是女媧補天后的遺留。補天以后,為了讓傾斜的大地更加穩固,女媧又砍去東海巨鰲的四足,立為大地四極。銀河峽上方,那座頂如巨鰲的山峰,就是東海巨鰲的化身,現在已經被叫做鰲背山了。銀河峽東邊待落嶺上有一處巖壁,上面凹凸不平的巖石,活脫脫無數個光屁股娃娃,全部面壁而臥。據說,那是女媧摶土造人時,藤條甩泥飛濺上去的。那些她親手摶成的、藤條甩泥落地的,都變成了活生生的人。因了這些,這峽谷,這群山,這方天地,就被稱為“女媧文化之鄉”了。

由此想到,《紅樓夢》又叫《石頭記》,賈寶玉脖子上的靈通寶玉,也是女媧補天的遺留。看來,女媧補天留下的不堪之材,并非只有那靈通寶玉。這滿山遍野的五色彩石,是都該是它的兄弟了。不知道它被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攜入紅塵、歷盡世間繁華以后,是否也回到這彩石谷、銀河峽?如果是,有千千萬萬的兄弟相伴,有清風清流的撫慰,它的怨氣也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吧。是的,不堪之材多了去了。比如莊子筆下那棵大櫟樹,不能做成器物,反倒免受了斧斤之災,郁郁百年,成為勝景,被奉為神。在這綠水青山之間,閃爍著自己的五彩,也算是這些石塊的無用之大用了。可是,這層巒疊嶂、群峰突起間,哪里又是無稽崖、青埂峰呢?

“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。都云作者癡,誰解其中味?”這和曹公的詩很是相似,都很玄幻,都很荒唐,卻別有深意。有人說,是神話在這里找到了對應。我寧愿相信,是現實在這里演繹了神話。女媧造人,或許是先祖對自己起點的思考,是人類早期的生命探究;女媧補天,或許始于遠古時期的一次地震、一次洪水,是災后重建家園口口相傳后的幻化。這近乎荒誕的朦朧中,蘊含著無數先祖與大自然的不屈抗爭。即便是雪芹先生演繹的賈寶玉,又何嘗不是自己對身世命運的哀嘆,對盛世末路的抗爭?正是攜帶了這不屈的抗爭,我們才穿越歷史風塵,一路前行,得以源遠流長,綿延至今。

這群山幽谷、清流奇石,有幸和女媧相遇,才成了最美的風景!



下一篇:美醉!網紅!速來萬畝向日葵花海拍照片!   上一篇:沒有了!
重庆快乐十分开奖